您的位置: 首页> 房产 >内容

刘汉,身价曾经多达400亿,汶川地震捐5000万,被捕时搜出一个排装备

2022-05-07 20:35:12来源:为赤道唤来雪花
导读 刘汉,身价曾经多达400亿,汶川地震捐5000万,被捕时搜出一个排装备...

2015年2月9日,曾经为汶川地震捐款五千万的四川“首善”刘汉被执行死刑。这个身价四百多亿的富豪靠经商起家,凭借着自己组建的黑势力队伍,先后建立数个公司集团,还把控着川蜀一带的经济。2014年,刘汉因贪污腐败和“1.10专案”被调查,在公安部的指挥下被抓捕归案,还在他的家中搜出了将近一个排的装备!

“首善”刘汉为何能够持有如此巨量的武器?他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又是为何落得个死刑的下场?

垄断钢铁期货交易,焊工行业改革春风发动

1965年,刘汉出生于四川广汉市,年纪轻轻就放弃求学进入社会谋生了。最初他在一家化肥厂当焊工,有了点积蓄就和弟弟经营赌博游戏厅,还借此结交社会上的地痞无赖,严重影响治安,开业不久就被查封了。

这游戏厅老板做不成了,刘汉只好又换了一份供油站的工作。敢拼敢干的刘汉很快就吸引了供油站领导的注意,把只有25岁的他提拔成经理。但是刘汉的心思远不止此,中国刚刚建成开放的期货市场,1994年他看准时机,不顾风险将自己的全部身家,投入到刚成立的钢材期货市场。

这一举动放现在可能是很常见的现象,但是在当时可以说是“疯狂”。因为刚刚建成的期货市场,充满了未知的风险,尤其是社会上对于期货该怎么玩还是一片渺茫。但是刘汉就是第一批敢吃螃蟹的人,勇敢地摸着石头过河。事实证明,刘汉的这次风险投资,不仅没有让他倾家荡产,还使其赚得盆满钵满,身价翻倍。

没有什么比金钱的回报更能让刘汉振奋的了,为了更好赚钱打通财路,他利用各种手段收买贿赂当时的内部领导,往后两三年期货市场上一有什么动向,他都能得到内部消息并从中获得巨大利润,成了期货市场上的巨头。

规模大了,难免就会触碰到其他人的利益,当时期货市场上的巨头总共就只有几个,随时都有可能针锋相对。1996年,刘汉应邀在粮食期货市场设了一个“跳楼”陷阱,疯狂收割期货市场的利润,扰乱市场秩序,导致很多投资者颗粒无收甚至家破人亡。众多受害者中,有一个就是期货巨头——袁宝璟。

袁宝璟是粮食期货市场的巨头,很早就靠着粮食期货发家了,形成垄断之后,一直在粮食期货市场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因此,袁宝璟始终感觉,自己的这次巨大亏损和刘汉有重大关系。一山不容二虎,袁宝璟思前想后决定派人去除掉刘汉,除去自己的祸患。

而此时的刘汉还没有料到,自己已经成了别人的眼中钉,就在一次商务会谈结束之后,袁宝璟雇佣的人悄悄潜入刘汉所在的广江西园宾馆,锁定了刘汉的车一连开了两发,却只打中了刘汉的胳膊后匆忙逃脱。随后又想再次进行暗杀,可没有找到刘汉就作罢返回了。

死里逃生的刘汉意识到,如果没有可靠的私人保护力量,迟早要被人拿了小命。于是,他联系了混黑道的弟弟刘维,让刘维负责时刻保护自己安全,从此走上了与黑道勾结之路。左手打通权场,右手结交黑帮,刘汉可以凭借着黑白两道的保护,肆无忌惮地在商场上称霸一方。

黑金帝国:以商养黑,以黑护商

1997年,刘汉在绵阳成立了四川汉龙集团有限公司,随后汉龙集团凭借获得的资源,前后承接了数个国家工程项目,逐步成为了绵阳工程界数一数二的标杆企业。

靠着汉龙集团的财力,刘汉以保安部招聘为名,招揽一批黑道分子,并用非法得来的武器武装起来,做自己的保镖队。从此之后,只要是生意上的事情,刘汉凭借着这支非法武装的保镖队,干掉竞争对手,彻底控制了当地的经济。

刘汉为了鼓励手下给自己买命,特别制定了严厉的规矩:如果为了组织利益打人,出了人命组织也会保护而且有功的人给重赏。如果不敢出手和不服从的人,会被开除和严惩。

严厉归严厉,讲义气的刘汉也会花重金给自己的心腹“给我送上百万的房子,平时也会赏成千上万的零钱花花。甚至我结婚时,份子钱都是三十多万。”这群亡命徒对恩威并施的刘汉是言听计从,只要刘汉发话,什么都敢做。

1998年,汉龙集团在绵阳市游仙区小岛村承接房地产开发项目,因拆迁补偿问题与村民产生激烈冲突,汉龙保安唐先兵等人,竟然当众将抗议村民之首熊伟乱刀砍死。而唐先兵不但没有受到法律制裁,还被刘汉公开表扬,提拔成了经理,年薪10万。

为了除掉竞争对手,刘汉曾建军等人找到游戏机巨头周政,将其当街枪杀。1999年2月,刘汉又听说混混王永成扬言要炸了汉龙集团,就让小弟孙华君派人将其当街枪杀。“很多人知道是我们,但是一直没有人来抓”。曾建军和孙华君等人不但受到了刘汉的庇护,而且刘汉还给他们奖励好几辆豪车和几十万的巨款。

对付对手手段狠毒,对普通百姓更是凶狠至极。只因怀疑老街坊梁世齐私吞3万元的养狗费,刘维便派人将其残忍杀害,哪怕他的姨娘还曾对刘汉有养育之恩。没几年,刘汉保镖又聚众殴打无辜群众,致使一人被殴打致死,多人受伤。

凭借着血腥暴力的手段,刘汉等人坐稳了广汉和绵阳两地的地位。当时的人们甚至连“刘家”二字都不能说,只能用“那家”代替,生怕一言不合就招致杀身之祸,可见他们对刘汉等人惧怕到何种地步。

如果有关部门有招标项目,只要一个电话或者报出“汉哥”或者“勇哥(刘维的别名)”,其他人都避而远之,无人敢与其竞争。2005年,广汉的黄某想竞标,就去找了刘汉,刘汉派人安排黄某报名并交保证金,还放出话来“这是勇哥(刘维)的项目,谁敢举牌,砍胳膊挨枪子儿。”没有竞争对手的黄某直接一次举牌就成交了。

马克思曾说:“资本从诞生起,每一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刘汉凭借黑恶势力和暗箱操作完成了资本累积,而后把控市场垄断了当地每个行业,利用黑恶势力和金钱把控了政治和经济还进军国际市场。

除此之外,并不满足的刘汉还开创贷款融资平台窃取人民的财富,骗取贷款高达46亿;参股境外赌博公司,组织境内人民前去赌博谋取暴利,光通过“洗码”的手段就获利近2.3亿港币!

这一路下来,刘汉等人掌控的全资、控股、参股公司多达70家,其中有2家上市公司,4家境外公司,资产总计已经到达了三四百亿。

慈善洗白,刘汉为从政上下买通

权势稳定之后的刘汉,早就想开始盘算为自己的黑道出身洗白。为了在公众面前塑造一个良好形象,刘汉经常从事慈善行业慷慨捐款,在四川很多地方捐助希望学校。

2008年4月,刘汉在一次慈善会上捐出一亿多的善款,引发各地媒体争相报道。随后几个月,牵动了全国的人民神经的汶川地震发生了,刘汉直接捐款五千万,捐物多达几百万,受到颇多称赞。

而他捐赠的希望小学更是因为质量突出,在大地震中没有一所倒塌,火遍全国,被称为“史上最牛希望小学”,而后又因为捐助钱财物资最多被称为四川“首善”。

名利双收的刘汉在商务活动中结交了人称“周公子”的一位权势人物。这位周公子后来就成了刘汉在内部最大的保护伞,甚至有人分析2006年袁宝璟落网,倾家荡产没能逃过死刑,便是刘汉找了他大仇得报的结果。

可想而知刘汉连如此重要岗位的人都能腐蚀,对四川本省内部的渗透只会更深。根据官方披露,原德阳市刑警支队政委刘学军,装备财务处处长吕斌和原什邡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刘忠伟等政法届屈指可数的要员,都被刘汉拉入金钱的泥沼中。除了隔三差五赠送金钱财物加强利益绑定,刘汉每周都会邀请这三人来家聚会,寻欢作乐甚至聚众吸毒。

有了这几人,让刘汉等人可以在当地只手遮天。这一张可怕复杂的保护网,让刘汉刘维等人在整个四川横行霸道,甚至能随意调动官员。

当时刘汉在四姑娘山开发旅游项目,时任县长格某不同意,刘汉一句“不给我项目,你这个县长就别想做了。”果不其然,格某几天后就被调走。刘维在广汉经营砂石厂,由于货车违规超载被镇党委书记焦某制止。

刘维直接扬言“不让我过来,他就要下台。”三个月后,焦某便被降级调任到其他岗位。如果有官员想升职,直接找刘汉就可以,活脱脱一个“地下组织部部长”。

刘汉的同伙文香灼供述:“刘汉有钱有关系,还有黑道铲事保安队,黑白两道的人害怕刘汉。谁要得罪他们,要么丢命,要么丢位子。”整整十几年,刘汉等人的所做作为让各界人士都敢怒不敢言,甚至连一些执法部门都谈“刘”色变,生怕引火烧身,可以说基本上整个四川省没有人敢和刘汉一伙人作对。

而刘汉却以慈善为自己打造面具,通过媒体宣传,凭着关系网上下打点,不仅成功担任省政协委员,还连续三年担任政协常委。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刘汉心狠手辣的混混弟弟刘维,竟然成了2008年的奥运火炬手,就连杀人犯孙华君都靠着刘汉,被安排担任德阳市人大常委,绵阳市人大代表和四川省人大代表。

1.10专案:“大善人”罪恶的审判

2009年1月10日下午三点,广汉城中心的街边茶铺生意兴隆,品茶聊天的客人们都十分惬意。突然间,几声枪响打破了这一和谐场面。“我一回头,就见几个人从椅子上慢慢滑下来”据目击者回忆,“他们从下车开枪到上车离开,连一分钟都不到,太可怕了。”毫无疑问,这场枪击案正是刘维指使的。

根据警方调查,案发现场共有三人死亡,两名无辜群众受伤。这场光天化日下发生的惨剧瞬间在社会上引起巨大的反响,中央高层更是十分重视,公安部挂牌督办。很快,嫌犯袁绍林等人落网,刘维“潜逃”成了公安部的A级通缉犯。

往后的几年间,警方多次收到群众举报,但是都被扑空,与罪犯刘维“擦肩而过”。显而易见,是刘汉在背后包庇着刘维,刘维“潜逃”也是假的,一直都在广汉。即便广汉警方要带刘维到警局调查,刘汉还以省政协委员的身份,给公安局局长打了一通电话,“2小时内释放刘维回家吃团圆饭”。

眼看刘维久久未落网,公安部意识到这起案件背后不简单,直接指挥北京、湖北、四川多地警方成立了针对刘维的“1.10”专案组。此时的刘汉又察觉到中央反贪反腐行动的发展势头,早早地就借着海外工作为由到境外躲避一段时间。

不过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调查小组秘密调查刘汉,趁机控制住了刘汉的妻子,让刘汉成了“瞎子”和“聋子”,误以为风头已经过了,促使刘汉便买机票回国,而抓捕人员早已经埋伏在四处等待他的出现。

2013年3月13日,刘汉从北京国际机场下了飞机,就被埋伏好的调查小组抓了个正着。由于事发突然,刘汉一点防备都没有就被按在了地上,还挣扎着大喊“我怎么了?!你们办不了我!”。与此同时,公安部安排的专案组也先后秘密进入四川,将同样毫无防备的法外狂徒刘维抓获。

控制住二人后,专案组四处调查取证,安排经验老到的刑警团队,相继将其团伙一网打尽。在调查取证时警察都震惊了,光从刘汉家中搜出来的武器,就有成百上千发的子弹和钢珠弹、几十支枪和手榴弹,都是军用武器,足足够一个排的兵力使用!尽管刘汉抵死不认,但是铁证如山不容抵赖。

2014年5月23日,七市法院同时公开审理此案,可见刘汉等黑恶势力牵扯之广,危害之重,影响之深,在社会各界引发强烈的讨论。咸宁中院判决刘汉、刘维数罪并罚,死刑立即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其余等3人死刑立即执行、5人死缓两年、4人无期徒刑、22人有期徒刑。被告人上诉后,案件经高级法院审核裁定维持原判,最高法院核准生效。

结语

这份判决书为刘汉犯罪集团画上一个句号,从一个化工厂焊工到权倾一方的黑恶集团头目,刘汉的一生充满了暴力血腥和罪恶。尽管他参与慈善活动,为汶川地震捐赠巨款,对社会有一定的积极作用。但这背后是刘汉用金钱腐蚀官场来谋取私利,用非法武装来欺压百姓,扰乱市场和社会正常治安。

刘汉被判死刑的时候,当地百姓纷纷鸣炮庆祝,期待没有刘汉的太平生活。不能因为作恶多端的人做了一件好事就将他称做好人,刘汉用贪赃枉法和杀人害命得到财富,通过自己贷款平台和赌博公司害了无数个家庭,即使再多的善款也无法洗净手上的血债!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