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艺术 >内容

春江村纪事

2022-08-11 11:06:09来源:晚霞报
导读 春江村纪事...

■ 梁曦

春江村在四川省乐山市夹江县城郊,曾经是蔬菜农场的一部分,共分五小队。我家坐落于五队中央,其余十几户人家如众星拱月般散落四周。

那边有片坟冢,不知谁家高大的祖坟顶着一棵老树,于是这里成了绝佳的挂钟处。所谓钟,其实就是一块长方形的破铁板。石头用力一敲,便会发出清越的声音,传得老远。在那个“敲钟上工,挣分吃饭”的年代,钟声成了一种标识,一种归属。司钟员是爸爸的干亲家,我叫他张爸。他个子瘦小,满脸和气,我奶奶特别喜欢这个干儿子。

队里除了组织社员种蔬菜之外,还搞副业。怎么搞?就地取材呗——加工芽菜。那时的人常吃面条,芽菜切得碎碎的,如能加点肉末,简直就是绝配。偶尔打牙祭的人家,也总会来一道芽菜回锅肉。做芽菜时需反复和匀,就像老面馒头,揉得越卖力越筋道。叶子菜太多了,咋办?就用脚在里面踩——但我猜,他一定不是故意的。当然,如果知道这个“秘密”,你还会狼吞虎咽么?

分年货,是乡亲们梦寐以求的事。队上每年都养几头猪,有专人负责喂养。过年前,就把这些猪全给宰了,称重,分份,每家领一堆,那是绝对公平。过年有了肉,那才有年味儿嘛。我家是下中农,大抵一月才能吃上几片肉。那些“倒找户”过的又该是怎样的日子呢?辛辛苦苦做了一年的集体劳动,居然不挣钱还倒给,想想都寒心。

生产劳动分上下午进行,也分“全劳”和“半劳”——不限男女,只看气力。开工前有一个计分人站在地角,这位老人白脸、翘须、细高个儿,穿着长衫。他一本正经地拿出写得密密麻麻的本儿,吊着嗓门念到:“张刘氏65分,王红顺80分……”直至所有人都点到位,他才带着记分本一摇一晃地离去。大伙儿都很放心,好像从没听说谁被记错过。

念分完毕,开始劳动。社员们“一”字排开,或松土或除草,有的边干边聊,有的沉默如石,但速度都差不多。如果有人干完了,则在旁边袖手等待,所以你也休想落后——那是你的工分你的任务。这个,我是有所体验的。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